譚竹君感想

我是2012年入讀暨南大學的,在經歷四年的花開花落、春去冬來後,終於在2016年的盛夏畢業。在這四年間,時間催人熟。我磨圓了菱角,少了以前的氣焰,懂得遷就別人,更懂得思考和計劃自己的未來。因為所有東西最終都會如潮水般褪去,剩下的只有自己一個,所以我學會了更多為自己的將來考量。